rss
    0

    社交文字表达:礼貌还是过度讨好?

    2024.01.06 | 朱明明 | 421次围观

    image.png

    刘熙在微信对话框里纠结了整整5分钟,犹豫是否发出一条信息。她想向刚认识的师姐寻求帮助,但又担心过于唐突可能引发对方不快。


    在多次打字又删除后,她在原本简单的一句话中,加入了3个“~”以表示委婉语气,用两个emoji符号表达“可怜”,并在结尾加了3朵玫瑰花和3个感叹号强调感谢。按下发送键后,刘熙长舒了一口气,却又开始焦虑对方的反馈。


    在线上聊天时,大家经常修改聊天词汇,将“好的”改为“好嘟”“好哒”,将“哈哈”增强为一连串的“哈哈哈哈哈”,在句尾加上“~”等符号。这些被称为“文字讨好症”的习惯,在网上引起了许多关注。


    “文字讨好”究竟是礼貌还是过度社交?在线上社交中,什么样的表达方式才是合适的社交姿态?


    为什么我们会使用“文字讨好”?


    陈轩在一家时尚杂志社实习,曾遇到一位博士来应聘。平时两人在线上对话时都相互尊重,但某次博士突然说“你可得好好帮我”,这样的语气让陈轩觉得不够礼貌:“如果改成‘你可不可以帮我’,听起来像求助,而不是命令。”


    在陈轩看来,文字的语气可能导致模糊性,需要语气词和表情包来表达更多更清晰的情感和意图。他认为,“文字讨好”是有必要的,因为纯文字表达存在一定缺陷,需要在文本设置上更带有情绪一点,这是互联网语境下的一种新的正常的交往方式。


    李木雨,武汉大学大三学生表示:“互联网本质是一个虚拟世界,面对面交流能直观地感受到对方表达的意思。但在一个虚拟世界,你是见不到他的,你也很难通过文字来揣测一个人的情绪。这种情况下,带有卖萌语气的词汇听起来能让人更直观地感受到你的情绪,让文字不那么负面或者消极。”


    李木雨认为,“文字讨好”不一定是讨好,而更像是让对方感到舒适,是一种教养的体现。他举例说,当向老师请教问题时,为了给老师留下好印象,他会发送一些很有礼貌的话。但他强调这是正常行为,大家不知不觉中都在这样做。


    在武汉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研究所副教授陈武看来,加入语气词或者表情包在对话中更多是一种考虑对方感受的表达方式,虽然被称为“文字讨好”,但实质上没有到达所谓的“讨好”这一程度。


    “文字讨好”是礼貌还是过度社交?


    陈轩认为,文字讨好在传达友好的同时,也会让沟通效率更低。一本来可以简单解决的事情,现在要先说,“您好麻烦可以问问您有时间吗”,再加上emoji表情。有时还要考虑对方的态度,纠结要不要这样说。


    “实习时,最开始总监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两三分钟的电话,我觉得发个消息不就行了。”但后来陈轩逐渐明白,打电话可能两三分钟就能说完,并且能得到即时回复,文字聊天会耗费打文本、理解、回复的时间。“所以现在高层领导都喜欢线下会议面对面说,或者打电话。”


    陈轩认为,人们越来越习惯“讨好体”,是因为不想被孤立,这是人作为社会性动物的本能。因为大家都那么说,你不这样就会显得不礼貌。但对于社会来说,这是一种压力。“上大学这么久,我一声宝宝都叫不出来”,陈轩调侃,自己无法很自然地叫出这些看上去很亲昵的称呼。“现在我偶尔也会‘文字讨好’一下,但我只会发一个开心的表情包,不会说那么复杂。”


    就读于外语系的大三学生程紫认为,当代社会越来越注重情绪价值,“文字讨好”的好处是确实能照顾别人的情绪价值,但沟通的成本也会随之更高,容易陷入一种无限度的“语言剥削”。“有一天,可能光叫‘学长学姐’不够了,开始喊‘师哥师姐’,再后来你开始喊‘宝子’,那你就会陷入一种无限的谨慎当中。这种剥削非常隐形,但也是存在的。”


    “讨好体”是礼貌还是内耗


    在陈武看来,“讨好体”这一概念是对某类表达方式的总结。他指出,大众意义上“讨好”这一概念有几个特点,首先是“我很自卑,我要来讨好你”。比如面对领导和地位比自己高的人,人们常常会因为低自尊,改变自己的惯常模式,去迎合、满足对方,让对方高兴。其次是“让别人好,自己不好”,比如委屈自己。


    “我们所说的‘文字讨好’,很多时候不是处于这种情况,人们不一定是出于低自尊状态,更多是‘信手拈来’。”在陈武看来,“文字讨好”这一概念是对某类表达方式的总结。他表示,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这类表达方式一方面能增加亲切感和画面感,让交流沟通更轻松顺畅,同时也存在消极的一面。


    “‘讨好’这一概念本身带有消极的含义。有时候人们会觉得这一类交流过于热情,可能成为一种负担,猜测别人的想法本身也会增加对自我的消耗。”陈武表示,如果每次都因为发消息想半天、纠结自己用什么表情,可能会消耗自己。“社交表达更多需要追求一种平衡,你好我也好。”


    什么是合适的社交姿态


    社交文字表达如何才能“你好我也好”?


    在线上社交中,程紫期待更多理性直接的交流。“比如让人帮忙时,我会提供一些更详细的东西,列好时间、地点、任务量、报酬。我觉得这样能用一种理性的方式告诉你,我现在想要你干什么,大概会花多少时间,同时引导对方也如此。”


    刘熙认为,自己在聊天时加可爱表情包,让对方舒服的时候自己也很开心。“用我习惯的方式交流,同时也让他人觉得被真诚对待,减少不必要的误解,这不是双赢吗?”


    在陈武看来,社交表达方式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人与人之间差异很大,有些人可能喜欢热情一点,有些人就喜欢简单一点。“我觉得不要想太多,最好是自己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来。”


    陈武认为,人际互动也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当别人总是对你很热情,你可能也会觉得,只回一个“好”有点敷衍;如果别人对你很冷漠,你也会觉得这种模式不舒服,从而自己做出调整。


    “首先是做自己,其次是用自己最适合的方式交流,不用去揣测别人的动机是什么,尤其是从负面的角度去揣测,更不要随意给他人贴标签。”陈武说,人与人是有差异的,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很正常的。他建议不要试图控制别人,如果别人跟你不一样,我们也不要去想太多。“和而不同,这是人际交往中很重要的一点。”


    除此之外,要在做自己的过程中动态调整。想用表情包就用表情包,想简单回答就简单回答,如果真的很担心自己说话被误解,还可以选择打电话。“在沟通中,如果一条路走得很累,就换一条路走。”


    “凡事都是一个度。社交中,让别人好,自己不好,会导致内耗;自己好,别人不好,沟通也进行不下去。别人好+自己好,才能寻找到一种平衡,社交才能行稳致远。”陈武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